当前位置: 主页 > 经济观察 > 正文

美国前财长:特朗普当选将威胁美国和世界经济

时间:2016-06-12
  英国金融时报网7日发表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为该报撰写的题为《特朗普当选将威胁美国和世界经济》的文章。文章说,6月23日,英国将投票决定是否继续留在欧盟内。11月8日,美国将投票决定是否选举唐纳德特朗普为总统。这两场投票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可能导致的结果,在不久前看来都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两者都是愤怒的民粹主义者对上政治建制派。对于两场投票,民调均显示结果难以预料,预测市场显示极端结果出现的可能性在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之间。   对比金融市场对待这两种不确定性的方式十分有趣。市场对“英国退欧”消息高度敏感:英镑汇率和英国股市随着每一次新的民调结果而波动。期权定价分析表明,如果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英镑汇率会轻松下跌10%以上,英国股市也差不多。人们普遍认为,与英国退欧相关的不确定性足以影响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的政策。

  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很可能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并引发人们对英国未来凝聚力的质疑。这还会威胁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使得英国向欧洲的出口下滑。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美国、全球市场以及金融政策制定者对“特朗普风险”的敏感性似乎比对“英国退欧风险”低得多。期权市场显示,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的这段时间内,波动性只是小幅上扬。所有的美联储观察人士都对英国退欧对这家央行的影响进行了评论,但是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对特朗普11月份胜选的可能结果进行评论。

  而我认为,尽管英国退欧对英国经济造成的风险很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的影响要大得多。如果他当选,我预计美国18个月内将陷入旷日持久的衰退。受到损害的将远不止美国。

  首先,存在政策高度不稳定的巨大风险。特朗普提出了减税逾10万亿美元的可能性,这将威胁美国的财政稳定。他还提出了以破产房地产开发商的方式对美国债务进行重组的可能性。或许,这只是竞选口号。但是,历史研究表明,美国总统往往会兑现他们的主要竞选承诺。

  2011年围绕提高债务上限的激辩(各方均认识到了违约风险),是股市下跌17%的核心原因。

  其次,在全球一体化定义的世界经济中,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高度危险。近年来,出口一直是美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如果美国沿着南方边境建起隔离墙并废除一切贸易条约,美国出口会出现何种结果?目前,退出贸易协定并不需要国会批准。哪怕特朗普只兑现他的一半承诺,也一定会挑起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贸易战。

  再次,繁荣取决于安全的地缘政治环境。要求日本和韩国自我防御、缩减北约(Nato)规模,会怂恿中国和俄罗斯,并刺激核扩散。如果美国被认为是与整个伊斯兰世界、而不仅是与伊斯兰极端分子开战,这无异于向恐怖主义发出邀请。在这样的环境中,投资和贸易不太可能蓬勃发展。

  第四,特朗普的独裁风格和个人崇拜必然会对商业信心造成负面影响。他提议把酷刑重新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修改法律以使他可以起诉和惩罚他不喜欢的出版方。美国曾因“水门事件”和“伊朗门”丑闻而瘫痪(后者影响相对较轻)——2起事件均涉及总统工作人员的法外活动和滥用职权。若特朗普总统控制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谁能高枕无忧?

  最后是不确定性和信心方面的问题。改善商业信心是成本最低的刺激方式。制造一个将法治、国际主义和政策一贯性的所有原则都抛到空中的环境,是损害仍然脆弱的美国经济的最佳方式。我有生以来从来没见过任何一次选举出现某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对经济构成如此大的威胁。

  市场低估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让我们一起祈祷它们是正确的吧。(据:新华网)